守护(一)
作者:濠誉游戏路检测中心      更新:2021-02-07 00:05      字数:4660
  “今天真倒霉”一位留着平头的瘦弱男生狠狠的将路边的石子踢飞:“吃错东西拉肚子在厕所看见死人已经够晦气了,没想到同班同学还是个G,然后……然后还被叫到警察局去审讯”

  一阵阵寒风撩拨着他的单薄裤衩,他独自一人行走在人行道,一旁道路车水马龙像是一条长河穿梭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中。

  “G真的可怕,怎么就能把大活人活活榨干,这下张嘉明就算出来也得转学了,唉,可怜他父母了”。

  他渐渐远离了喧闹的马路转身走进绿化公园,他一个人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影子被路灯一点点拉长,摇曳的树枝忽然安静下来,四周一片死寂连个虫鸣都没有。

  他脑海中忽然想起这个公园有过一个恐怖传说,传说附近的阿猫阿狗会在弥留之际来到这个公园等待最后一口气的消失,所以这个公园经常有动物尸体,曾经有人把食物放在即将饿死的狗眼前,看着它努力接近而得不到的样子。

  就在这时,人一斧子下去……

  “奇了怪了,脑子里的恐怖故事怎么总是在这种环境下跳出来”男生晃晃脑袋企图把这些忘掉,可是这种时候偏偏更想起更多细节了。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喘息声。

  男生全身的汗毛一下子直立起来,连浓密的腿毛都要缩回皮肤。

  这时吹来一股凉风直钻人脖子,男生额头静悄悄冒出几粒冷汗,他加快脚步希望尽快穿过公园,上次走这公园可没觉得这么远啊,而且怎么走着走着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男生可不敢回头,无论是否看见东西都一样令人害怕,反而更疑神疑鬼了。

  又是一声奇怪的叫声,这次他坚信自己没有听错,他小声嘀咕着:“这就更恐怖了啊,还不如什么没听见,这个时候我的感官感觉增强了十倍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感觉出来”。

  “按照恐怖电影里的剧情这个时候去寻找发声源一定是反智操作,可这是现实世界,所以我要去找什么地方发出的怪声,这波操作任谁都猜不到,没错!我坚信现实主义,这就燃起来了,上吧!”

  男生打开手机闪关灯寻着声音离开了大道走进一片树林,四周环境仿佛悄无声息的活动起来,静下心来甚至可以听到虫鸣若隐若现,灯光惊扰了大树高枝上不知名的鸟,振翅逃离的动作牵连着一带枝叶哗啦啦作响。

  男生寻着声音不知走了多远,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公园明明没有这么大的规模,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明天又是周一,看样子继续前进也不会有结果,于是停下前进的步伐观察四周,转身往回走却发现之前的道路消失了,无奈之下只能在这片理论上并不大的小树林里来回走动。

  周围不知何时飘起了薄雾,男生眯着眼睛缓缓前进,忽然他感觉到脚下仿佛踩到了一个硬邦邦的木头,蹲下身子去看清什么东西,原来是一把伞。

  “好帅的伞”男生开心的仔细端详,一摸这伞还黏糊糊的,往手上一瞅竟然是发黑的鲜血!

  本就心里发毛的他彻底崩溃了,难以压抑心中的恐惧喷涌而出,他一边大喊救命一边疯狂在森林中奔跑,没有理智去管前方有什么,他不敢停下脚步,越跑越感觉后面有人在追他,等到他彻底恢复理智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小区楼下。

  确认后面没人追上来后,男生上了电梯一手扶着墙一边大口喘着气。

  “唉?”他看向另一只手竟然紧紧握着刚刚那把伞:“我的妈呀!”

  伞被他扔到墙上也沾上一部分血迹,四川绵阳娱乐城电子游戏:他的大脑内飞速旋转脑补出一万种谋杀现场,惊恐万分之下他作出一个决定,他鼓起勇气翘着兰花指捏着伞把捡起来。

  “这说不定是唯一的现场证物,唉?等等,我手机呢!啊,要是被罪犯捡起来我岂不是很危险”

  他脚步匆忙走出电梯行走在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楼道里,在一扇贴着大红门联的门前停下,掏出钥匙悄悄进去,刚关上门厨房就传来妇女的破口大骂之声,男生不断答应着对方路过客厅的时候顺手拿起电话,然后一溜烟钻进卫生间,脱了衣服扔进洗衣机胡乱鼓捣一阵又去洗澡,他没敢给黑伞冲洗血迹,在浴室里他报了警。

  换好衣服出来时,厨房里已经没了动静,他走到客厅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一张纸,是一封简短的信:

  “妈知道你肯定没听见刚刚的嘱咐,晚上锁好门,不要随便出去或者给陌生人开门……妈转夜班了这段时间厂里活多,冰箱里有牛奶和鸡蛋面包早上热热吃了,妈早上下班以后做好饭,庆仔中午要是回来热一下就可以吃,听说你又在学校里打架了,你要听话知道么?妈真的很忙,晚上读书不要太晚明天周一要上学早点睡……”

  庆仔看完信轻蔑的笑了一下将信揉成纸团扔进垃圾桶。

  “听话听话,什么时候能听我说说话?”

  他越想越气带着红润的眼框冲回房间反锁上门。

  没一会儿,有人按响了门铃,他将脑袋从被窝探出急忙用纸巾擦了擦鼻涕,开房门径直冲到家门口往猫眼上瞅,看到对方后松了口气,他打开了门。

  对方穿着警衣,庆仔看到他们很开心,满脸紧张神情顷刻间消失了,他们在客厅里谈了一会儿,庆仔将那把沾着鲜血的伞给他们看,他们大概了解情况以后,一行人便一起出门了。

  许久后只有他一人回来了,他锁好家门后又将窗户什么的锁死虽然这是四楼,忐忑不安的他回到卫生间将刚刚洗的衣物晾了出来,之后便一直呆在自己房间读书,不知那是几点他一个人钻进被窝开着小夜灯缓缓睡去。

  次日,他在闹钟声中苏醒,如往常一般洗漱吃饭上学,警察往家里打电话告诉他,昨天那把伞上的血并不是人血,可能是什么猫猫狗狗的,还问他要不要那把伞了,这让他放下心来继续生活,但他今天出门的时候在门缝下面发现一张纸条,上面的字歪七扭八难以辨别,而且还有不少错别字和……象形字?

  他一边走一边翻译着纸上的字。

  请……到树林去,直走三十步后……跪地磕头三下,站起来转向左边走五十步……

  滴滴

  庆仔熟悉的跳上坐了十年的公交。

  滴,学生卡。

  “牛叔叔好”他向司机打招呼,司机笑着回应他。

  站在拥挤的车上他继续看小纸条。

  你会路过一片湖,不要去看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在第五十步时拍掌喊“开”……

  车上广播喊着龙子湖站到了,庆仔挤过人群下车搭上另一辆公交。

  滴,学生卡。

  “杨阿姨好”他再次向司机打招呼,女司机也同样回应了微笑。

  这辆车上人变少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学生,他找了个没有人的后排靠窗位置坐下继续阅读纸条。

  在原地闭上眼睛三秒后睁开你就可以见到……高贵的……将吾之伞武还来,否则……

  “嘿!你们看秦大庆同学在看什么!”一个子高高的学生一把夺过纸条在空中甩来甩去。

  “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瘦弱的他明显抢不回来,他像是习惯了这种现象一样不再去抢,安静的坐回去:“幼稚”

  “哟,看,这是火星文么?”

  另一个学生也符合上去看着纸条:“什么啊鬼画符一样,这是请……到……”

  “什么玩意儿看不懂”高个子壮壮的男生索性不再去翻译冲着他晃动着纸条:“喂,想不想要”

  “扔了吧”庆仔看着窗外一副懒得搭理模样。

  “真扔了啊”对方立马走到窗边往外伸手。

  就在这时,广播里响起到站声音,庆仔完全不理会带上书包就下了车。

  上课前,庆仔将纸条上能记住的线索写下来瞎琢磨,班主任走进了告诉他们,班里的张嘉明下周就要转学了,庆仔在心里暗暗叫好,真不知道和这样的同学呆在一起怎么相处,虽然他曾经……

  楼下的野猫咪躺在教学楼下晒太阳,它眯着眼看着太阳一直从东边划到西边。

  庆仔像往常一样孤独的坐上最后一班公交车。

  他坐在最后面自言自语:“外面的天都黑了”

  下车时,司机杨阿姨叫住他并送了他一颗糖果,他谢谢完对方后便下车了,看着手里的糖他叹了口气。

  “可我并不爱吃甜”

  他将糖放进口袋搭上了公交回家,平常回家并不走昨晚公园那条路,但是他的手机丢在公园里面了,所以在上楼之前他绕道去了那天的公园。

  又是跟那天同样的情况,只不过这次他连照明的工具都没有,他不断给自己打气。

  “一定要把手机找回来,加油,没什么可怕的”

  进去之前他忽然想起来早上的纸条,于是掏出来之前及时记下的部分看:“是有人想让我带什么东西给他么?这个否则会怎么样啊?”

  于是他照着纸上的步骤走起来,先是直走三十步……

  “一,二,三,四……二十九,三十……跪地磕头三下……为什么还要磕头?”

  虽然心里满满不愿意但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后还是照做了。

  “站起来转向左边走五十步”庆仔看着纸条转向左边继续数数,他没看见的是,他的身后树木在悄无声息的移动。

  按照指示他果然看到前方有一片湖,接下来是从湖边路过只管数脚步不要去看湖面任何东西,他在心中默念道。

  正当他走至一半时,他突然听到。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我……”

  庆仔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本能性的回答对方了,冷汗从他的两颊不停冒出,从旁边湖的方向好像飘来浓浓的雾,他甚至要看不清前方的路了,这时他又听到对方的抱怨。

  “同学你好没有礼貌啊,竟然不搭理人”

  对方的声音逐渐变小,就在他即将数完的时候,突然妈妈的声音传来。

  “庆仔,你在那里干什么啊,快过来,危险!”

  一下子,他停下了脚步。

  他的内心中不断询问自己,我该相信谁?妈看到我有危险让我不要前进了,是真的假的?

  假如这一切都是陷阱有人故意引诱我找到他然后攻击我怎么办?如果我现在回头回应会发生什么?

  这一刻,他真的退缩了,他后退了一步,分不清现实与环境的他几乎快要崩溃了。

  “庆仔听话快过来啊,妈带你回家,这里很安全”

  “四十!四十一!……”庆仔咬着牙捂上耳朵尽可能将听到的声音降到最小继续前进,但是他依然可以听到身后母亲的呼唤由温柔急切变得慌张和夹杂着哭腔,她是那么希望孩子回来。

  庆仔的步伐变得沉重身边的黑暗正在慢慢消失,他几乎接近奔跑的数到五十。

  啪!

  “开!”

  周围的一切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他闭着眼睛不敢接受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渐渐的他听到虫鸣声和附近广场上大妈们放的“动感”音乐。

  至此,他缓缓睁开眼睛,确认自己存在于现实,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小树林的灌木丛中。

  “孩子你干嘛呢快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不!我不相信你!走开!”庆仔恐惧的蹲下身子,嚎啕大哭起来。

  一束灯光袭来,庆仔听到对方正在慢慢接近,可他吓得两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了,正当他再次喊出骂人的脏话警告时,对方又问道。

  “这不是秦大姐家的孩子么?你怎么了?”说话间已经来到他的身边。

  在感受到对方触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他像一颗泄气的气球一冲飞天跳起来有一米多高,他哭泣的喊道。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呜呜呜”

  接着没跑两步又被灌木绊倒在地,男人连忙上前扶他还一个劲的说。

  “傻孩子,没人要伤害你,你看看我是谁,我是葛大爷啊就是楼下配钥匙的”

  庆仔忍着疼痛慢慢扭头看对方,确认真的是葛大爷以后又失声的痛哭起来。

  葛大爷心疼的看着这可怜的孩子又问:“别哭别哭你大爷在呢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因为小狗快死了伤心啊”。

  “小,小狗?”庆仔听到这里停下了狰狞的哭相。

  “对啊,那不是”

  他顺着葛大爷的照的灯光看过去,刚刚自己站的地方的正前方石头上卧着一只黑背白肚的狗,白色的毛发因为流血已经通红,肚子在微弱的一起一伏,仿佛昏睡过去了,他想站起来看清楚,突然脚腕一痛。

  “唉哟”

  葛大爷的灯光又照在他的腿上:“哟,孩子,你看看你跑啥,脚腕都被灌木荆棘划伤了,扎进去那么大一根刺啊,你看看,你看看膝盖都破了也在流血”

  “我……我怕自己流血的样子,我不敢看”他看着石头上的狗不敢看自己的腿。

  “这不行,那大爷扶你去诊所吧,你要是愿意俺就背你去”葛大爷穿着白色的马褂有些泛黄,黑色大裤衩与同样破旧黑色帆布鞋相衬映。

  庆仔却问道:“它怎么办?”

  葛大爷上前看了看摇摇头:“难,肚皮不知咋得破了,肠子都想露出来的样子,估计不行了”。

  庆仔捂着胳膊颤颤巍巍站起来:“求求您葛大爷帮帮我吧,帮我把它送到附近宠物医院,您不用担心我有钱的,我打工攒了一些”

  “傻孩子走吧,你大爷儿子可厉害这钱不用你掏,留着买书吧”

  “先救它,先救它,我没事的,我都十八岁了,怎么能让您背”

  就这样葛大爷用大塑料袋装着狗,庆仔拿着灯在葛大爷的搀扶下来到马路边叫了辆的士。
广州至澳门运输网上娱乐场 伟德国际娱乐真人游戏手机app 申博太阳城现金官网支付宝充值 有谁去过澳门夜场吗网上娱乐场 申博官网娱乐开户登入手机APP下载
澳门金沙直营赌场登入 电子游戏环亚娱乐官网游戏 香港三大家族 太阳城国际现金网登入 BBIN馆娱乐ag8820官方网
5亿彩票网手机 新葡京在线开户 澳门美高梅开户网站 BBIN馆国际娱乐游戏 bbin在线赌博网址登入
八大国际娱乐手机版登入 永利开户平台 www.88sb.com 切水果 pt钢铁人登入